ducong76753

一些心中所想

To 山山:

先让我来夸一夸《予取予求》,山山写的真的很好呀!氛围感代入感好强。让我总是觉得小夺和靳总就在我身边。


印象比较深刻的《总裁离家出走怎么办》有很多地方非常戳我。靳总对小夺的问题基本上都做到了“句句有回应,件件有着落”,很让人安心啊!又是想当棉花糖的一天呐!爱了!


靳总刚开完长达五小时的会议,就给小夺回电话,被凶了还所问必有回应,绝世好脾气啊。靳总的调节能力让我佩服。(跪下磕头,咚咚咚真的好绝)


靳总对小夺的爱真的体现在方方面面,心里有点委屈但还是把u盘先交放至爱人手心,密码更是爱人的生日,啊啊啊真的爱了。(我就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小废物,只会啊啊啊表达激动)


即使心中已经郁闷的不行,下车还是轻手关门,还是“十一点前回家”。这么温柔的靳总什么时候可以人手一个!

还有焦糖布丁一定很好吃,不然出场次数怎么辣么高!


予夺很戳我,不仅是因为文中有让人羡慕的神仙爱情和主被关系,更是因为他们彼此之间的尊重和平等,他们是强强,毋庸置疑!


再来夸一夸《风云某》。山山文笔细腻依旧,可爱撒娇精言韶和总让我心疼的懂事问亭,人物性格书写的淋漓尽致。


要说《予夺》中我最羡慕的是他们的神仙爱情,那《风云某》中我最羡慕的就是舒家的家庭氛围和每一个温柔的舒家人。从一家之主舒璟,到温柔细腻的岭寒妈妈,超A超帅的师父,一起成长的嘉年等等都令我震声欢呼!神仙家庭神仙氛围中才能成长出这么受人欢迎和喜爱的言韶和问亭呀!


寥寥几句不能抒发我对文章的喜爱之情。总而言之,山山笔下的人物很吸引我,山山很棒,支持山山!(震声)


愿山山天天开心,万事顺遂!@与山 

[予夺同人]白砚小朋友的那点事儿

一切ooc归我,写得不好不要骂我嘤嘤嘤

一切美好给予创作[予取予求]的@与山  老师,再次表白您,写得真的很棒!(我写得不好别嫌弃)

———————没什么用的分割线—————

团子回了自己房间,打开了书包,拿出了卷子,凭借自己耳濡目染得来的绘画天赋,把一张68的考卷,修改成了88,与68的8比对了半天,觉得天衣无缝。打算着晚上趁daddy回来累,签个名啥的,越想越觉得问题不大。

平日里都是靳予管着团子的学习,也没啥特别原因,主要是小夺一般扮演的是"慈母"的角色,家里总得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晚上九点,密码锁“滴”一声响起,“回来了,靳总?”白夺往门口迎了迎,“嗯,今天有点晚了。”边说着边换鞋,揽过自家大宝贝儿的腰,在嘴角亲了一口。

“小砚呢?他们今天应该是发卷子了,老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这次没考好,让帮着分析下试卷。”靳予低声问道。

“在房间里呢,下午回来后就闷在房里,估计是怕你说他。”白夺回道。

“嗯,我去看看,别担心。”靳予往团子房间走去。

“咚咚”靳予敲了敲门,得到回应后推门而入,“小砚,作业写好了吗?”

“daddy,我写好了,你帮我签下名吧。”

“嗯,我看看。”

靳予先把摆在最上面的练习册都大致浏览了一下,心里便对小孩最近知识点掌握有了数,翻到最后一本里,看到里面夹着的试卷,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这个要签字吗?”靳予指着试卷抬头部分问道。

“嗯,daddy帮我签下吧,然后快去休息吧。”

“没什么要解释一下的吗?”靳予闭了闭眼,又问了一次。

“daddy,我。。。我。。”团子一下就慌了,做贼心虚,本来就干了坏事,心里虚的不行。

“白砚,去书房面壁好好想想怎么跟我说话,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敢当。”靳予声音并未提高,但是压迫感瞬间就溢满了这个房间。

团子看了看daddy,慢慢地向书房走去,忐忑的不行。

靳予拿着小孩的卷子,去了主卧找白夺。“小夺,来看看,砚砚现在胆子也是不小了。”

小夺拿过考卷,眼神也是暗了一瞬,抬头对着靳予说:“靳予,他考完回来跟我说了没考好,但我没想到他。。。”

“我可能要动手,你别心疼。”

“轻点儿,我不拦你。”

半小时后,书房里一坐一站。

“过来,说说怎么回事?”靳予开口

“daddy,对不起,我不该改成绩,不该隐瞒你,我错了。”砚砚头都不敢抬。

“为什么改成绩?”靳予继续问道。

“我怕你生气。”砚砚答

“改成绩是因为怕我生气?那你这样欺骗我,你觉得我会不会生气?道理你都懂,应该不用我多说,知道信任有多重要吧?”

“daddy,我下次不会了,你别不信任我好不好?”

“白砚,信任是日积月累堆聚形成的,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为了一次考试,做出这种篡改成绩的事情,你自己好好想想值不值得?”

“daddy,我错了,你别生气,你罚我吧。”

“我罚你打你都不是为了泄愤,但你确实应该长个记性。撒谎欺瞒在我这儿是大忌,这点我跟你强调过不止一次。这次希望你记在心里,记在脑子里,记不住就让屁股帮你记。”

“裤子脱了,趴桌子上。”

砚砚往桌子挪去,边挪边回头看daddy的脸色,感觉今天怕是不好过。

虽然大家都是男的,但是毕竟也是上了初中的大小伙子了,脱裤子挨打这种事还是让小孩羞红了脸。

裤子一脱,感觉腿周都是凉飕飕的。

靳予并没有让小孩羞耻太久的意思,道理都明白,无非就是欠揍了。

手起藤落,一道白痕已经印在了小孩臀上,两秒后变成了红色愣子,小孩呜咽了一声,心想daddy果然是生气了。

挨打砚砚不是没挨过,但藤条很少,屈指可数那种,平时犯了错最多的就是面壁,学习态度不端正一般也就是挨戒尺,上次挨藤条还是因为自己一时口不择言骂了爸爸,那次的痛打刻骨铭心。所以现在藤条一上身,砚砚就明白了欺瞒这件事在这个家的严重性。

“daddy,我知道错了。”砚砚不敢求饶,内心只有后悔,一时的心思换来这般惨痛教训。

“二十下,躲了挡了就重来。”靳予在惩戒时一向少言。

“啪”“唔,daddy。。。我错了”

“啪啪啪”“呜呜,我不敢了”

团子的身子逐渐下滑,眼泪啪啦啪啦跟不要钱一样往下掉,明明自己做错事,却还是没来由的委屈。

“啪啪啪”“daddy你让我缓缓。。”

靳予没应允也没有拒绝,只等小人儿重新趴好。

“啪啪啪”“呜呜呜呜。。。我错了。。”

书房外的白夺内心百感交集,一遍觉得小孩该揍,一边又担忧靳总手重。

二十下数目并不多,只不过对于小孩来讲已是极限。

“起来吧,一会儿让你爸爸去给你上药,反省好了,写篇检讨给我。”说罢,转身出了书房。

————————没什么用的分割线—————

那个。。我就看到提问箱,觉得小朋友很可爱,就瞎写写,写得不好。。。


《予取予求》真的很好看,大家快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