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cong76753

表白甜宋+看不疑有感

@•一只甜宋• 

这几天看了甜宋的《不疑》,写得真的太好了哇~

文章以ABO和动物园系列为大世界观背景,主要写了可怜可爱可人疼的兮兮和笨蛋不会说话不会做A的笨狮子的相处日常。

 就觉得宋宋很有大局观和全文观呀~一开始的文案就告诉大家是个有点虐的追妻火葬场的故事。


让人感动的是宋宋的更新速度和文章篇幅,深得我心啊,好爱你~


兮兮是个小云雀,为什么要受那么大罪,失去了工作的自由,聚餐的快乐,最爱自己的奶奶,尊重自己的爱人,茶味的宝贝,失去了那么多那么多,唯一得到的可能就是那点股权吧!所以我希望,接下来的追妻路可以让狮子成长起来,主要是AO世界观方面,应该有个正确的认知和态度,才能让云雀回到他的身边。 滥用信息素在自己老婆身上这种事,真的不要再发生了。说到的希望他做到,重承诺,做个好A,让兮兮能真正的幸福。


我一直觉得江渝是爱兮兮的,但又觉得这个爱里掺杂着太多。跟现实世界一样,好像一定要先满足什么先决条件,才能获得什么东西一样。比如说不能跟别的A有接触等等。不说爱是无条件的吧,但是还是希望小云雀可以拥有到纯粹一点的爱,兮兮那么好,他值得。


害,作为一个女孩子,看不得流产啥的这种惨案,何况还是人为原因偏大,兮兮好可怜。这个事情肯定在后面要狮子付出一点点追妻代价的吧。


希望宋宋可以早点甜回来,早点让我们看到会唱歌的灵动小云雀和改过自新的大狮子的幸福日常~

一些心中所想

To 山山:

先让我来夸一夸《予取予求》,山山写的真的很好呀!氛围感代入感好强。让我总是觉得小夺和靳总就在我身边。


印象比较深刻的《总裁离家出走怎么办》有很多地方非常戳我。靳总对小夺的问题基本上都做到了“句句有回应,件件有着落”,很让人安心啊!又是想当棉花糖的一天呐!爱了!


靳总刚开完长达五小时的会议,就给小夺回电话,被凶了还所问必有回应,绝世好脾气啊。靳总的调节能力让我佩服。(跪下磕头,咚咚咚真的好绝)


靳总对小夺的爱真的体现在方方面面,心里有点委屈但还是把u盘先交放至爱人手心,密码更是爱人的生日,啊啊啊真的爱了。(我就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小废物,只会啊啊啊表达激动)


即使心中已经郁闷的不行,下车还是轻手关门,还是“十一点前回家”。这么温柔的靳总什么时候可以人手一个!

还有焦糖布丁一定很好吃,不然出场次数怎么辣么高!


予夺很戳我,不仅是因为文中有让人羡慕的神仙爱情和主被关系,更是因为他们彼此之间的尊重和平等,他们是强强,毋庸置疑!


再来夸一夸《风云某》。山山文笔细腻依旧,可爱撒娇精言韶和总让我心疼的懂事问亭,人物性格书写的淋漓尽致。


要说《予夺》中我最羡慕的是他们的神仙爱情,那《风云某》中我最羡慕的就是舒家的家庭氛围和每一个温柔的舒家人。从一家之主舒璟,到温柔细腻的岭寒妈妈,超A超帅的师父,一起成长的嘉年等等都令我震声欢呼!神仙家庭神仙氛围中才能成长出这么受人欢迎和喜爱的言韶和问亭呀!


寥寥几句不能抒发我对文章的喜爱之情。总而言之,山山笔下的人物很吸引我,山山很棒,支持山山!(震声)


愿山山天天开心,万事顺遂!@与山 

[高中]第二章 报道

小圈预警,更期不定,瞎写写~

————————————————————

没有作业烦心的暑假过的快极了,两个多月的闲散让人对新的学期并没有什么新的期待,说实话,暑假中期的时候有时候有点无聊 ,会觉得还是上学好,可是一到假期的尾巴是,顿时放弃了这种念头。只想向上天再借五百个暑假~

但是,有些事情,即使你再不情愿,还是躲不掉的。比如说,开学。开学,意味着要认识一批新人,其中包括了新的老师,新的同学。开学,也意味着我要去到那个距离家有一个半小时车程的新环境。

八月三十一号,应该是大部分学生的报道日吧。老妈和外婆陪着我坐了近两个钟的公交来到了学校报道。第一眼看到学校的时候,觉得还不错吧,因为地广人稀,也是有山有湖。跟很多大学相比,占地面积不相上下,甚至更大些。(上了大学,深有体会。)大雨后呢,还可以在学校背靠的山上看到瀑布。晚上可以看到天上的星星。运气好的话,一年还可以赶上一两次流星雨。所以对这个高中的环境,我从一开始是毕竟满意的。

宿舍班级已然分配妥当。宿舍是八人间,有空调,独立卫浴,有柜子,除了楼层略高,是六层外,我都蛮喜欢的。因为房号很顺――606。见了舍友,第一反应真的是冤家路窄,我们宿舍的舍长是我在初中时同校不同班的死对头苏婉莹。但是好像经历了中考,一个暑假过去,大家都成熟了不少,不再像初中那时一样斤斤计较,回忆起来,毕竟是同校,竟然还有几分亲切,又分到同一宿舍,觉得还是化干戈为玉帛比较好,也就不再纠结于过去那些事儿。收拾好床铺,整理好物品,送走了外婆和老妈,约着初中时同班的同学刘多希和李诗桦去吃了第四饭堂吃饭,还记得吃的是叉烧饭,八元钱,味道一般。但是饭堂内有我最喜欢的奶茶店――地下铁,这让我心中很爽。买了一杯奶茶,悠哉悠哉的走去课室。

我被分到了26班,好巧不巧,是整个年级中最后一个班,也不知道是按什么排的班级,应该是混乱排序吧。第一个晚上,发了军训服,为第二天开展为期七天的军训做准备。见到了班主任,是个很年轻的女老师,只有26岁,说是大学毕业没多久。自我介绍叫丁铃铃,名字很是绕口,同时是我们的政治任课老师。看着这个新班主任,总觉得靠不太住,事实也证明,有时真的有第六感这个东西……

[高中]第一章 暑假

✨sp预警,更文时间不定,瞎写写,F/F

—————————————————————

初中生活随着中考最后一科英语的结束而画上了个不怎么圆满的句号。为什么说这个句号不够圆满呢?因为我,苏嘉桐,因五分之差与最理想的高中失之交臂。唉,说是五分,其实说实在点就是两分,因为低于正取线三分以内的考生可以交三万元择校费步入A市第一中学。好汉不提当年勇,最差的一次考场PK献给了中考,我为此懊悔了一年多,才算放下。


中考的结束意味着漫长暑假的开始。从六月底结束中考到七月中旬未来三年去哪儿呆着这个事情尘埃落定,我的内心都是忐忑不安的。



这期间的我做了第一个算是比较不小的决定吧,是选择A市D区一中还是选择A市二中。前者分数线高于后者,但是地理位置不如后者;前者是个山清水秀,修身养性,特别适合学习的地方;后者处于市中心,游乐资源与学习资源并存,其中的学生的家庭条件也大多优越。我呢,一心向学而且又不想浪费自己那不怎么高的分数,又正逢敏感多疑的青春期,盼望着离家远些,最终选择了D区一中。


填报好志愿,我毫不犹豫就订了返乡的车票,二十一个小时的火车车程与现在两个半小时的简便快捷的飞机航程真的没有办法相比,一路上小孩的哭闹声,老太太的咳嗽声,乘务员的推销声此起彼伏;被子的霉味儿,老汉的臭鞋味儿,泡面的辛辣味儿接连不断;车窗外的树,田里的水稻,庄稼中穿梭的老牛应接不暇。这一声声哭闹,一阵阵味道,一片片景象穿插在我二十一个小时的旅途中。


下了车,到了久违的家乡,S市的天与A市相比都要高些,建筑也是更恢宏些,南北方的差异立刻显了出来。出站,打车,回姥姥家,一气呵成,进门后的饺子香直接告诉我的大脑,终于到家了。荤香猪肉陷儿的饺子是我最爱吃的,每年回姥姥家都要吃个够。因为A市少有卖荤香的。姥爷总是按照我小时候的口味给我备好小零食,还有一直以来他觉得我爱喝的饮料。


每年的暑假我都是回S市过得,每年的暑假我都要在姥姥家过,所以S市的姥姥家承载了我对夏天所有的回忆。暑假总是开心的,我,表姐,老妈还有姥爷,我们四个人可以打一个暑假的扑克,升级,红枪,憋王八,各种玩法,总也不腻。夏天的味道是S市的西瓜,葡萄和梨,姥爷每次从市场回来,总要带个西瓜,有时切块大家分吃,有时直接我和表姐一人一半,抱着西瓜看电视,那是我对夏天最好的诠释。姥姥一直是我们的厨师长,红烧肉,豆角焖面,红烧排骨,红烧鱼,冬瓜丸子汤,耳熟能详的家常菜安抚着我们的胃。

—————————————————————

很久很久以前更过,后来由于大环境封的很厉害,逐渐暴躁就没再写了,这篇也不太确定不鸽,唉,就是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废物(つД`)


[予夺同人]白砚小朋友的那点事儿

一切ooc归我,写得不好不要骂我嘤嘤嘤

一切美好给予创作[予取予求]的@与山  老师,再次表白您,写得真的很棒!(我写得不好别嫌弃)

———————没什么用的分割线—————

团子回了自己房间,打开了书包,拿出了卷子,凭借自己耳濡目染得来的绘画天赋,把一张68的考卷,修改成了88,与68的8比对了半天,觉得天衣无缝。打算着晚上趁daddy回来累,签个名啥的,越想越觉得问题不大。

平日里都是靳予管着团子的学习,也没啥特别原因,主要是小夺一般扮演的是"慈母"的角色,家里总得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晚上九点,密码锁“滴”一声响起,“回来了,靳总?”白夺往门口迎了迎,“嗯,今天有点晚了。”边说着边换鞋,揽过自家大宝贝儿的腰,在嘴角亲了一口。

“小砚呢?他们今天应该是发卷子了,老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这次没考好,让帮着分析下试卷。”靳予低声问道。

“在房间里呢,下午回来后就闷在房里,估计是怕你说他。”白夺回道。

“嗯,我去看看,别担心。”靳予往团子房间走去。

“咚咚”靳予敲了敲门,得到回应后推门而入,“小砚,作业写好了吗?”

“daddy,我写好了,你帮我签下名吧。”

“嗯,我看看。”

靳予先把摆在最上面的练习册都大致浏览了一下,心里便对小孩最近知识点掌握有了数,翻到最后一本里,看到里面夹着的试卷,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这个要签字吗?”靳予指着试卷抬头部分问道。

“嗯,daddy帮我签下吧,然后快去休息吧。”

“没什么要解释一下的吗?”靳予闭了闭眼,又问了一次。

“daddy,我。。。我。。”团子一下就慌了,做贼心虚,本来就干了坏事,心里虚的不行。

“白砚,去书房面壁好好想想怎么跟我说话,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敢当。”靳予声音并未提高,但是压迫感瞬间就溢满了这个房间。

团子看了看daddy,慢慢地向书房走去,忐忑的不行。

靳予拿着小孩的卷子,去了主卧找白夺。“小夺,来看看,砚砚现在胆子也是不小了。”

小夺拿过考卷,眼神也是暗了一瞬,抬头对着靳予说:“靳予,他考完回来跟我说了没考好,但我没想到他。。。”

“我可能要动手,你别心疼。”

“轻点儿,我不拦你。”

半小时后,书房里一坐一站。

“过来,说说怎么回事?”靳予开口

“daddy,对不起,我不该改成绩,不该隐瞒你,我错了。”砚砚头都不敢抬。

“为什么改成绩?”靳予继续问道。

“我怕你生气。”砚砚答

“改成绩是因为怕我生气?那你这样欺骗我,你觉得我会不会生气?道理你都懂,应该不用我多说,知道信任有多重要吧?”

“daddy,我下次不会了,你别不信任我好不好?”

“白砚,信任是日积月累堆聚形成的,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为了一次考试,做出这种篡改成绩的事情,你自己好好想想值不值得?”

“daddy,我错了,你别生气,你罚我吧。”

“我罚你打你都不是为了泄愤,但你确实应该长个记性。撒谎欺瞒在我这儿是大忌,这点我跟你强调过不止一次。这次希望你记在心里,记在脑子里,记不住就让屁股帮你记。”

“裤子脱了,趴桌子上。”

砚砚往桌子挪去,边挪边回头看daddy的脸色,感觉今天怕是不好过。

虽然大家都是男的,但是毕竟也是上了初中的大小伙子了,脱裤子挨打这种事还是让小孩羞红了脸。

裤子一脱,感觉腿周都是凉飕飕的。

靳予并没有让小孩羞耻太久的意思,道理都明白,无非就是欠揍了。

手起藤落,一道白痕已经印在了小孩臀上,两秒后变成了红色愣子,小孩呜咽了一声,心想daddy果然是生气了。

挨打砚砚不是没挨过,但藤条很少,屈指可数那种,平时犯了错最多的就是面壁,学习态度不端正一般也就是挨戒尺,上次挨藤条还是因为自己一时口不择言骂了爸爸,那次的痛打刻骨铭心。所以现在藤条一上身,砚砚就明白了欺瞒这件事在这个家的严重性。

“daddy,我知道错了。”砚砚不敢求饶,内心只有后悔,一时的心思换来这般惨痛教训。

“二十下,躲了挡了就重来。”靳予在惩戒时一向少言。

“啪”“唔,daddy。。。我错了”

“啪啪啪”“呜呜,我不敢了”

团子的身子逐渐下滑,眼泪啪啦啪啦跟不要钱一样往下掉,明明自己做错事,却还是没来由的委屈。

“啪啪啪”“daddy你让我缓缓。。”

靳予没应允也没有拒绝,只等小人儿重新趴好。

“啪啪啪”“呜呜呜呜。。。我错了。。”

书房外的白夺内心百感交集,一遍觉得小孩该揍,一边又担忧靳总手重。

二十下数目并不多,只不过对于小孩来讲已是极限。

“起来吧,一会儿让你爸爸去给你上药,反省好了,写篇检讨给我。”说罢,转身出了书房。

————————没什么用的分割线—————

那个。。我就看到提问箱,觉得小朋友很可爱,就瞎写写,写得不好。。。


《予取予求》真的很好看,大家快去看!